阿联酋亚洲杯赌球

【学党史 强信念 作贡献】 党史故事天天学

来源: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亚洲杯投注平台
编辑:
发布时间:2022-02-21 18:14:43
【字体:




苏家埠大捷

  1932年3月,成立不到5个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安徽省六安县苏家埠地区对国民党军围点打援,取得了鄂豫皖苏区红军空前的大胜利——苏家埠大捷。

  苏家埠是安徽省西部的一个大镇。当徐向前指挥红军在河南境内围攻固始之际,皖西国民党军第46师(辖第136、第137、第138旅)、第55师第163旅和警备第1、第2旅共12个团占领苏家埠、青山店一带,并以苏家埠为枢纽,沿淠河东岸构成一线防御,企图阻止红军向东发展。此外,敌第55师另2个旅、第57师、第7师部署在合肥、潜山、蚌埠一带,准备向红军发动攻势。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在方面军总部的军事会议上,根据皖西国民党军防区辽阔、兵力薄弱,其淠河一线敌人后方有很大空隙、利于攻歼等情况,决定发起苏家埠战役。在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的掩护下,红军主力渡过淠河,从侧后分割包围苏家埠、韩摆渡、青山店等据点,运用“围点打援”战术,吸引六安、霍山,以及合肥、蚌埠方面的援敌,在陡拔河布下“口袋阵”,将援敌歼灭。

  3月18日,徐向前率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第10、第11师由固始向皖西地区挺进。在独山镇与第73师和霍山独立团会合后,于21日晚突然由青山店以西的两河口渡过淠河。22日拂晓,第73师第218团和霍山独立团开始向青山店守敌发起攻击,迅速攻占青山店以东的古楼山和以南的刘家老庄,对青山店形成包围之势。

  与此同时,第10师和第11师绕过青山店,经红石桥向芮草洼方向急速前进。22日7时,第10师先头部队第29团在芮草洼以南地区,与从苏家埠匆忙来援的敌第136旅第272团和第138旅第275团遭遇。红军官兵随即迅速抢占大花尖高地,拦住敌人去路。国民党军多次冲击红军阵地未能得逞。此时,红四方面军第28团和第30团赶到,迅速向国民党军左翼迂回包抄,国民党军随即阵脚大乱、仓皇后撤。红军部队乘胜追击,歼灭其1个营,敌残余逃回苏家埠。根据战前部署,第10师包围苏家埠,第11师继续向北发展,直逼六安城郊。据守韩摆渡和马家庵的敌人深恐遭到围歼,仓皇逃入六安城。

  23日,苏家埠被围后,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以第137旅和警备第2旅各1个团反扑,企图与苏家埠之敌取得联系。当这股国民党军的先头部队越过韩摆渡时,早已在对岸埋伏的红军第11师第31团和第10师第29团,从敌两翼对其发起夹击,歼灭其一部。溃散的国民党军分别逃至韩摆渡和苏家埠城内。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迅即命令第11师第32团和六安独立团将韩摆渡之敌团团围住。至此,据守苏家埠、青山店和韩摆渡的敌人被红军完全分割包围。完成分割包围之后,红四方面军指挥员采取围而不攻的作战计划,以吸引六安、霍山之敌来援。同时,担任围困任务的部队在当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撑下,昼夜修筑交通壕、掩体、盖沟、碉堡等工事。

  3月31日,位于六安、霍山的国民党军同时向苏家埠等据点出援,企图对红军南北夹击,以拯救被围部队。当天,敌第55师第163旅、警备第2旅1个团和第137旅第273团共4个团兵力在飞机掩护下,由六安倾巢出动南下解围。在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的亲自督战下,敌先头部队一度突破第11师防御,进至苏家埠以北的凉水井和桂家老坟一带。紧要关头,红四方面军总预备队第29团投入战斗,第11师第31、第33团从敌人西面与第29团对进,形成钳形攻势,一举歼灭敌第273团,并俘获团长陈培根。其余国民党军分头逃窜,督战的岳盛瑄带着第163旅仓皇逃回六安。同日,敌警备第1旅从霍山出发向北前来增援,进至霍山以北十里铺时,遭到早已埋伏好的红军第73师迎头痛击,国民党军无心恋战、一触即溃。青山店被围的国民党军待援无望,妄图突围,结果大部被红军歼灭。4月4日,岳盛瑄率第46师师部和第163旅1个团退守到六安以东的金家桥,只留下1个团据守六安。

  随着围城时间越来越长,苏家埠和韩摆渡守敌粮食紧缺。前来空投粮食和药品的敌机,在红军火力扫射下,不敢接近苏家埠上空,很多时候将物资胡乱投下,结果多数都落到红军在城外的阵地上,守敌逐步陷入恐慌绝望之中。围困过程中,红军有组织地对守敌开展政治攻势。被困月余后,国民党军士兵不堪饥饿,又被红军的政治攻势所打动,很多士兵携带武器向红军投降。

  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接到被困部属的频频诉苦却又无计可施,只好向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陈调元求救,乞求他能施以援手。但面对红军的强大攻势,陈调元只能向蒋介石不断发送求救电报。此时,红四方面军休整待机,继续监视六安和霍山的敌人。方面军首长判断,敌人后续如果再行增援,极有可能来自合肥方向。因此,预先制定了打击合肥援敌的方案,并进行了战场准备。

  4月下旬,蒋介石任命第7师师长厉式鼎为皖西“剿共”总指挥,率15个团约2万人兵力,分左右两路从合肥等地出发大举增援,企图一举解除苏家埠和韩摆渡之围。红四方面军总部对敌情作出判断:援敌数量虽然众多,但劳师袭远,建制杂乱,行动难以统一指挥,利于我各个击破。红军以逸待劳,又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和配合,具备在运动中歼灭来援之敌的有利条件。

  5月1日,担负诱敌任务的红四方面军第73师第218团1个营与敌在陡拔河以东接触,边打边撤。2日拂晓,红军第73师发动猛击,歼灭已过河的敌先头部队第7师第19旅大部。尚未过河的国民党军见先头部队失利,慌忙抢占老牛口、婆山岭高地,企图凭借险要地势顽抗。此时,红军第11师主力和第10师主力、第73师一部经过迂回包抄对敌形成包围之势。徐向前随即发出总攻击令,红军向敌猛烈穿插、分割、围歼。至下午3时,第73师第217团渡过陡拔河,迅猛插入国民党军纵深,一举捣毁敌人的总指挥部。

  与此同时,第10师、第11师主力也迅速攻占婆山岭、老牛口等高地,将敌人退路切断。至此,国民党军10多个团全部被包围于陡拔河岸边。战至下午5时,敌2万援军除了少数漏网之外,大部被歼灭。

  援敌被歼使苏家埠、韩摆渡的国民党军彻底陷入绝望。在红军强大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5月8日下午,国民党军守敌全部缴械投降。至此,历时48天的苏家埠战役胜利结束。红四方面军共歼国民党军3万余人,生俘敌总指挥厉式鼎及旅长5人、团长12人和其他营以下官兵1.8万余人,缴步枪1.5万余支、机枪250挺、各种炮44门、电台5部,击落敌机1架,解放了淠河以东广大地区。此役创造了鄂豫皖红军创建以来规模最大、缴获最多、代价最小、战果最大的一次空前大捷。5月23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发贺电称,这次胜利“给予全国反帝国主义反国民党的革命运动以无限的兴奋,更加强了苏维埃红军对于革命运动的领导”。(来源:解放军报)



巨金鱼战役:围城打援的典范

  1946年12月22日至1947年1月16日,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在山东省巨野、金乡、鱼台地区发起巨金鱼之战。这是一场经典的围城打援战役,毙伤俘国民党军1.6万余人。该战役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打通平汉铁路的计划,对华东野战军在鲁南地区的作战起到了积极作用。刘伯承、邓小平把此战战术的特点总结为:“攻敌所必救,消灭其救者;攻敌所必退,消灭其退者”。

  敌进我进,寻机歼敌。1946年11月国民党集结了28个旅及地方所属部队共计30多万兵力,准备从河南省滑县、安阳向濮阳、内黄及河北省大名等地,对我晋冀鲁豫解放区发起进攻,妄图进占邢台、邯郸两地,以实现打通平汉铁路的计划。为粉碎国民党军队的企图,我军与进攻解放区腹地的国民党部队周旋20余天后,均未捕捉到良好战机。12月18日,中央军委指示,如西面之敌不好打,可南下作战,收复巨野、金乡、鱼台、城武(今成武)、单县等地,以便与山东和华中野战军配合作战。在中央军委的指示下,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准备采取“敌进我进”的作战方针,将一部分主力、地方武装伪装成主力部队迷惑北犯之敌,另以3个主力纵队及其余地方武装迅速南下至敌人防守薄弱的鲁西南地区寻机歼敌,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12月22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7纵队一部与冀南军区一部开始攻击聊城,其余主力部队从范县以北地区迅速南下,就此拉开了巨金鱼战役的序幕。12月31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第7纵队将巨野包围,当晚发起总攻,于1947年元旦解放巨野、聊城两地。随即乘胜追击,向东进攻嘉祥,于当日晚8时解放嘉祥。

  “设饵钓鱼”,围城打援。1946年12月31日至1947年元旦,第6纵队向金乡城国民党守军发起多次攻击,然而,由于城内敌人凭借精良武器负隅顽抗,金乡城久攻不下。为避免不必要损伤,我军被迫停止攻击。金乡国民党守军虽因此暂时守住了城池,但付出了巨大伤亡。

  金乡一战让蒋介石惶恐不安,为确保金乡安全,他即刻命令徐州绥靖公署薛岳、郑州绥靖公署顾祝同出兵支援金乡。薛岳派出方先觉的整编第88师,配属整编第140旅以及整编第57师的1个炮兵营,三路人马组成“东路纵队”,赶赴金乡;顾祝同则抽调河南保安暂编第4总队司令张岚峰率领的3个团保安队及整编第68师,组成“西路纵队”,分别由菏泽、定陶援救金乡。

  在敌军大举出援之时,刘伯承、邓小平分析敌情后认为,金乡一旦被我军攻克,诱饵随即丧失,那时我军还要继续迎击援敌,战局不利于我军。此外,如果国民党援军见金乡已被我军拿下,极有可能快速撤回,我军将再难捕捉战机痛击敌人。相反,倘若实施围城打援战术,诱使敌人不断增援金乡,我军就能牵制、消灭更多的敌人。

  深思熟虑之后,刘邓首长即刻下令:仅以第3纵队1个旅的兵力对金乡继续实施围攻,营造久攻不下的局面,其余部队全部担任打援任务。包括在金乡东南地区集中第3、第6纵队和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共7个旅的兵力,对付薛岳派出的“东路纵队”;在金乡以西地区调集第7纵队,阻击顾祝同组建的“西路纵队”。为达到“设饵钓鱼”以及歼灭援敌的计划,刘邓首长指示围城部队摆出攻城之势,不断给城内敌人施压,让其日夜呼救,引援敌“入瓮”。

  运动分割,围而歼之。1947年1月6日,国民党军嫡系方先觉率整编第88师的2个旅集结至鱼台附近,刘汝珍、张岚峰部也在向金乡开进。刘邓首长决定先对鱼台附近的方先觉部下手,随即电令第3、第6纵队除留一部继续对金乡之敌进行围困外,主力马上开赴鱼台。同时,电令第7纵队马上赶往巨野、城武两地之间地区阻击刘汝珍、张岚峰部,以达到截断其向定陶、城武逃亡的退路。

  1月7日,方先觉部在鱼台西北、金乡东南地区与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交火。8日,其2个旅被我军包围在鱼台西北的胡家海子、杨庄、宋家洼地区。当夜,我军经过短暂的准备后发起总攻,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至9日拂晓。据统计,从1月8日夜至1月9日上午,我军在金乡东南、鱼台附近共歼灭国民党援军9000多人。战后一名新华社特派记者评说:一天之内歼灭蒋军9000余人,为时间最短之最新纪录,证明刘伯承将军所部对运动战之运用,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境。

  由于我军在金乡东南、鱼台附近接连取胜,国民党军队兵力锐减,不得不从进攻邯郸的前线把整编第75师调往陇海线增援鲁西南地区和苏北地区。我第1、第2纵队随即改变作战目标,乘势南下,协助第3、第6纵队共同围歼刘汝珍、张岚峰两部。

  1月10日,刘邓首长电令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第6纵队的主力部队西进,准备在金乡以西大田集东南的孟家铺、刘家庙、杨家庄一带围歼张岚峰部。接到命令后,第3、第6纵队很快将张岚峰部团团围住。12日夜,我军对张岚峰部发起攻击,经过1日激战,大败张岚峰部,张不得不带少数随从逃至城武县城。14日,在汶上集附近的刘汝珍部眼见势头不妙准备向西逃窜,此时我第7纵队主力已迂回到汶上集以西,将其退路切断,我第1、第2纵队也及时到达南鲁集附近,向西追击,将刘汝珍部3个团围困在西台集地区。刘汝珍部在飞机的掩护下企图突围,但均被我军击退。经过两天的激战,至16日,全歼刘汝珍部。刘汝珍在被围前抛下部队,孤身逃亡至定陶。16日夜,我军乘胜包围城武县城,在炮火的掩护下,仅耗时2小时便全歼张岚峰部辎重营及1个保安团,大获全胜。至此,巨金鱼战役胜利结束。

  历时20多天的巨金鱼战役中,晋冀鲁豫野战军快速向敌后纵深穿插转战600多里,在连续的机动作战中,歼灭国民党正规军3个半旅及保安团。该战役还解放9座县城,迫使濮阳、大名的国民党军停止前进,抽兵回援,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妄想打通平汉铁路的计划,对华东野战军在鲁南地区的作战起到积极作用。(来源:学习时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